道器合一景德镇陶瓷器物与道教哲学精神发凡

本站原创 2024-03-04 14:54:00

摘要:陶瓷曾被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对世界陶瓷工艺与中西方文化的交流曾产生过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景德镇有形的陶瓷器物与道家道教无形的哲学精神之间也有着不同的互摄关系,对于华夏器物史一以贯之的道器合一鹄的多有表徵。本文尝试以《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为纲骨,对二者做一初步的阐述。

关键字: 景德镇陶瓷器物 道教哲学 道器合一

一、道法自然,明顺人情。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法自然之生命情趣,从景德镇瓷器师法自然界的动植物形象可以看出应帝之命的原生态秉性,如有冬瓜罐、西瓜罐、葫芦瓶、菊瓣瓶、蒜瓶、橄榄瓶,棒褪瓶,油锤瓶、梨式壶、石榴尊、革荞尊、苹果尊等,很好的将道教哲学融汇于实用性与艺术性、工艺与审美兼容的陶瓷工艺规程中。

举道教明暗八仙文化在景德镇陶瓷器物中的表现,亦可观道教修道成仙、长生延寿、以道修身之生命旨趣。八仙之说指人相传为:汉锺离、 谓: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十六章)复归于婴儿,复归于道、复归于无极、复归于朴,将婴儿作为人格理想复归于道的生动注解。婴儿柔弱无为,却精至气强。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之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五十五章),以婴儿无为之心处世俗有为之世道,专气致柔婴儿最终将淘汰,这是自然的生命法则。举明成化斗彩婴戏图杯为例,可以从器物史的角度佐证封建帝王对道家养生延年与归根复命的向往之情,同时,装饰图案婴戏图的洒脱与自然一方面体徵生命的有无动静法则,另一方面多少也与成化的爱情故事、后宫阴毒的专情与皇权国祚继承祈求早生皇子的心理纠结诸因素有关。

(景德镇窑 斗彩婴戏图杯,高4.8cm,口径6cm,足径2.7cm。杯深式,直口微敞,腹下渐收,圈足。杯里口绘青花线纹一条,外部通景绘婴戏图,足内双栏中青花楷书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款。)

其次,以道修身扩充到以道处事,也体现传统以诚朴待人对治世俗机巧心术的湛然法则。老子无为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的鹄的,对于世俗名利权势的争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往往有洞若观火的器识。道之于德,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二十八章),常怀一颗赤子之心往往能知足常乐,无欲则刚。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欙欙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二十章)而婴儿浑沌无知于善无所喜、于恶无所疾、舍德归厚、无为任真、自在自得,最合于道无为而无所不为的自足状态。不用智而合自然之智,因此老子说圣人在天下,歙歙,为天下,浑其心,圣人皆孩之(四十九章)。圣人治天下,就是要复归于婴儿、返璞归真。

(粉青釉描金镂空开光粉彩荷莲童子转心瓶 清乾隆(1736-1795年)。高28.1厘米,首都博物馆藏。此器系清乾隆时期景德镇御窑厂烧制。外壁施粉青釉描金西番莲等文饰,瓶颈饰四喜童子,腹部开光镂空,内心饰粉彩采莲图,圈足饰莲瓣纹。)

举清乾隆粉青釉描金镂空开光粉彩荷莲童子转心瓶为例,器物瓷器艺术将外在造型、气韵与内在意蕴、素朴之道融于形体的大小、方圆、俯仰、开启、收放、曲直、张驰、急缓、长短、强弱、节奏诸多陶瓷装饰语言中而生反者道之动的乐感与神韵。四喜童子婉转俏皮的直立造型、配以粉青描金的釉色,呈现出道之于德,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的赤子情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第二十五章)、庄子《大宗师》混沌思维,《周易》观象制器三者在转心瓶的动态意向中体徵着中国艺术对宇宙人生的独特观照与道家哲学复归婴孩的智慧。

编者按: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以达到图文并茂的效果,并非作者原文配图。

(责任编

上一篇:诗悠悠情幽幽梦里飞花思不休
下一篇:高考中国诗词鉴赏题及答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