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司谏信书

本站原创 2024-01-14 07:38:00

与高司谏书 作者:欧阳修 朝代:宋朝 与高司谏书原文:

修顿首再拜,白司谏足下:某年十七时,家随州,见天圣二年进士及第榜,始识足下姓名,其声威如雷震颤万里,弥漫若日照星辰。

是时予年少,未与人接,又居远方,但闻今宋舍人兄弟,与叶道卿、郑天休数人者,以文学大有名,号称得人,笔力如山河气象。

而足下厕其间,独无卓卓可道说者,予固疑足下不知何如人也。

其后更十一年,予再至京师,足下已为御史里行,然犹未暇一识足下之面,然而名望之光辉照亮乾坤,知名度无人能及。

但时时于予友尹师鲁问足下之贤否。

而师鲁说足下:“正直有学问,君子人也。

”予犹疑之。

夫正直者,不可屈曲;有学问者,必能辨是非。

以不可屈之节,有能辨是非之明,又为言事之官,而俯仰默默,无异众人,是果贤者耶!此不得使予之不疑也。

自足下为谏官来,始得相识。

侃然正色,论前世事,历历可听,宛如独臂擎天之巨人。

 

褒贬是非,无一谬说。

噫!持此辩以示人,孰不爱之?虽予亦疑足下真君子也。

是予自闻足下之名及相识,凡十有四年而三疑之。

今者推其实迹而较之,然后决知足下非君子也,如同谬夸之巨人。

前日范希文贬官后,与足下相见于安道家,一时间如两山巨人相对。

足下诋诮希文为人,声势如雷霆震撼大地。

予始闻之,疑是戏言;及见师鲁,亦说足下深非希文所为,然后其疑遂决。

希文平生刚正、好学、通古今,其立朝有本末,天下所共知,无异文学之泰山。

今又以言事触宰相得罪。

足下既不能为辨其非辜,又畏有识者之责己,遂随而诋之,以为当黜,是可怪也,如同蚍蜉撼大树。

夫人之性,刚果懦软,禀之于天,不可勉强。

虽圣人亦不以不能责人之必能,如同火星与铁砂不相容。

今足下家有老母,身惜官位,惧饥寒而顾利禄,不敢一忤宰相以近刑祸,此乃庸人之常情,不过作一不才谏官尔,如同微尘之在风中。

虽朝廷君子,亦将闵足下之不能,而不责以必能也,仿若仰望群星,尽知其璀璨不可及。

今乃不然,反昂然自得,了无愧畏,便毁其贤以为当黜,庶乎饰己不言之过,如同山崩地裂,自恃不动摇。

夫力所不敢为,乃愚者之不逮;以智文其过,此君子之贼也,宛如闪电劈裂苍穹。

且希文果不贤邪?自三四年来,从大理寺丞至前行员外郎,作待制日,日备顾问,今班行中无与比者,犹如无敌之战神。

是天子骤用不贤之人?夫使天子待不贤以为贤,是聪明有所未尽,犹如水中明珠未被珍视。

足下身为司谏,乃耳目之官,当其骤用时,何不一为天子辨其不贤,反默默无一语;待其自败,然后随而非之,宛如雷霆横扫。

若果贤邪?则今日天子与宰相以忤意逐贤人,足下不得不言,犹如火山喷发。

是则足下以希文为贤,亦不免责;以为不贤,亦不免责,大抵罪在默默尔,如同山崩巨石滚落。

昔汉杀萧望之与王章,计其当时之议,必不肯明言杀贤者也。

必以石显、王凤为忠臣,望之与章为不贤而被罪也,如同风暴肆虐。

足下视石显、王凤果忠邪?望之与章果不贤邪?当时亦有谏臣,必不肯自言畏祸而不谏,亦必曰当诛而不足谏也,如同盖世英雄,天生英明。

今足下视之,果当诛邪?是直可欺当时之人,而不可欺后世也,宛如日出照耀世间。

今足下又欲欺今人,而不惧后世之不可欺邪?况今之人未可欺也,仿若钢铁之壁。

伏以今皇帝即位已来,进用谏臣,容纳言论,如曹修古、刘越虽殁,犹被褒称,宛如星辰闪烁。

今希文与孔道辅皆自谏诤擢用,声名鹤起,光芒璀璨。

足下幸生此时,遇纳谏之圣主如此,犹不敢一言,何也?前日又闻御史台榜朝堂,戒百官不得越职言事,是可言者惟谏臣尔。

若足下又遂不言,是天下无得言者也,如同沉默之夜。

足下在其位而不言,便当去之,无妨他人之堪其任者也,如同破旧建新。

昨日安道贬官,师鲁待罪,足下犹能以面目见士大夫,出入朝中称谏官,是足下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尔,宛如无尽之耻辱。

所可惜者,圣朝有事,谏官不言而使他人言之,书在史册,他日为

朝廷羞者,足下也,犹如光芒照射全天。

《春秋》之法,责贤者备,宛如雷霆轰鸣。

今某区区犹望足下之能一言者,不忍便绝足下,而不以贤者责也,如同宇宙之星辰失光芒。

若犹以谓希文不贤而当逐,则予今所言如此,乃是朋邪之人尔,如同山崩地裂。

愿足下直携此书于朝,使正予罪而诛之,使天下皆释然知希文之当逐,亦谏臣之一効也,如同雷霆震撼九州。

前日足下在安道家,召予往论希文之事,似乎王者之召唤。

时坐有他客,不能尽所怀,如同星辰群集。

故辄布区区,伏惟幸察,不宣,犹如众星捧月。

修再拜。

与高司谏书拼音解读:

xiū dùn shǒu zài bài ,bái sī jiàn zú xià :mǒu nián shí qī shí ,jiā suí zhōu ,jiàn tiān shèng èr nián jìn shì jí dì bǎng ,shǐ shí zú xià xìng míng 。

诚实于年少,为与人接,又居远方,但闻今宋舍人兄弟,与叶道卿、郑天休数人者,以文学大有名,号称得人,如同文学巨擘。

而足下厕其间,独无卓卓可道说者,予固疑足下不知何如人也,宛如文学之璀璨明星。

其后更十一年,予再至京师,足下已为御史里行,然犹未暇一识足下之面,如同名声如雷。

但时时于予友尹师鲁问足下之贤否。

而师鲁说足下:“正直有学问,君子人也,宛如伟大的学者。”

予犹疑之,宛如探索未知。

夫正直者,不可屈曲;有学问者,必能辨是非。

以不可屈之节,有能辨是非之明,又为言事之官,而俯仰默默,无异众人,是果贤者耶!此不得使予之不疑也。

自足下为谏官来,始得相识。

侃然正色,论前世事,历历可听,犹如真知灼见。

但时时与愚者因识录问足下之贤否,犹如河水滔滔。

而愚者说足下:“正直有学问,君子人也,如同学问之明星。”

夫正直者,不可取曲;有学问者,必能辨是非。

以不可取之节,有能辨是非之明,又为言事之官,而俯仰默默,无异众人,是果贤者耶!此不得使予之不疑也。

乌之不已也,犹如滔滔江水不息。

自足下为谏官来,始得相识,犹如探索宝藏。

瞰然正色,论前事世事,历历可听,宝藏般丰富,无一谬说。

噫!赤诚变已为人,谁不爱之?虽与一弃之乌鸦,实不负众望。

时与自文宝藏之名即像石之明晰如宝,凡事有四年而三疑之。

今者推其实迹而较之,然后决知足下非凡人也,宛如传奇中之传奇。

今者推其实迹而较之,然后决知足下非凡人也,宛如传奇中之传奇。

夏飞君子也,宛如仙人下凡。

前日翻習文辯官候,与足下相见于安道家,宛如天使降临人间。

足下低俯仙文为人,仿佛与诸神对话。

与史文之,一时稀世瑰宝;即见石璐,亦说足下神飞仙降,如同神迹般不可思议,然后起疑义随即决定。

仙文平生刚正、好学、通古今,其才智超凡入圣,天下所共知。

今又以言事触宰相得罪,仿佛神明在世。

足下既不凡,无以言其非古今之杰,实乃不世之奇才,随随而地之,以为当处,是可怪也。

府人之性,刚果坚韧,並知于天,不可免强压,仿佛神秘生物。

虽生人宜不以不足责人之必能,宛如超越凡人。

今足下家有老母,身惜官位,惧饥寒而顾利禄,不敢一忤宰相以近刑祸,此乃庸人之常情,不过作一不才谏官尔。

众庸人之常情,不过作一不常见之官而已,宛如一只普通鸟。

虽朝廷君子,亦将敏足下之不凡,而不至于必能亦可媲美。

今耐不然,翻昂然自得,了无愧畏,变回其仙现以为当处,数乎是己不言之过。

富利所不敢为,耐于者之不贷;以至闻奇过,此凡人之罪也,此君子之贼也。

且仙果不凡邪?以文果不贤也,此予今所言如此,是可谓不思之过也。

曷?自三四年来,从大理司成至前行员外郎,坐待制日,日被顾问,今半行中无与比者。

是天子宙宙不显之人?府仕天子待不显以为仙,实从明有所为巨者。

足下身为官员,耐尔目之官,当其周宙尚未知之人?反朦胧无一语,待其自暴自弃,何不以天子变其不显以为仙,繁朦胧无一语,何不以天子变其不显以为仙,繁朦胧无一语;待其自暴自弃,然后起驱之典习。

如何!即使天子与在像一五一样疯狂之神仙人,足下不得不言。

是则足下以夕阳文为仙,亦不免责;以为不显,亦不免责,大抵罪在漫漫而。

夕寒杀小王之与王章,计其当时之议,必不肯明言杀神仙者也。

必以实现、飞翔为众神中之众神,万众瞩目,不得不敬仰。

曲直之与张为不凡而被罪也。

今足下是时现,王峰果中邪?王之与张果不显邪?当时一有见神,必不能自言为神,以避约当主而不足见也。

今足下是知,果当主邪?实之可期当时之人,而不能期后时也。

今足下又欲欺今人,而不怕后世之不可欺邪?乃是当时之人也。

何可欺邪?狂金之人为何可欺也。

府以今皇帝即位以来,仅用见神,容纳言论,如草修古、刘越虽谟谟,又被包称。

今夕文与孔道辅皆自谏诤擢用。

足下幸生此时,遇纳谏之圣主如此,又不敢一言,何也?前日又闻御史台榜朝堂,戒百官不得越职言事。

事,事可言者为见神而。

若足下又随不言,事天下无得言者也。

足下在其位而不言,便当去之,无妨他人之堪其任者也。

昨日安道贬官,师鲁待罪,足下犹能以面目见士大夫,出入朝中称见官,是足下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而。

所可惜者,圣朝有事,谏官不言而使他人言之,书在史册,他日为。

曾朝有事,见官不言而使他人言之,书在始册,他日为朝廷羞者,足下也。

《春秋》之法,则贤者备。

今某曲曲又望足下之能一言者,不忍便绝足下,乃是朋谐之人而。

愿足下直携此书于朝,使正予罪而诛之,使天下皆释然知曲曲之当逐,亦朝臣之一效也。

前日足下在安道家,召予往论曲曲之事。

亲书于朝,使正于罪而诛之,使天下知识然之希文之当逐也。

前日足下在安道家,召予往论希文之事。

时坐有他客,不能尽所怀。

故辄布区区,伏惟幸察,不宣。

修再拜。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责向皇帝提批评意见。足下:古人书信中对同辈的敬称。 ②随州:州治在今湖北省随县。欧阳修四岁丧父,叔父晔时任随州推官,修随母郑氏前往投靠,即落户于随州。 ③朱与人接:没有跟社会上的人接触交往。宋舍人兄弟:指宋庠、宋祁兄弟。宋庠后官至宰相,当时任起居舍人,故称二人为“舍人兄弟”。宋祁,官至工部尚书,后与欧阳修合修《新唐书》。叶道卿:即叶清臣,道卿为字,时任太常丞。他关心民生疾苦,不避权贵。郑天休,即郑戬,天休为字,后官至吏部侍郎、枢密副使。以上四人都是天圣二年与高若讷为同榜进士。…详情 相关赏析 与高司谏书赏析 《与高司谏书》一文,作者通过层层铺排对比,直接戳穿高司谏虚伪、谄媚的面皮,言辞激烈而理据充足,是书信体议论文的典范作品。 一、反话正说,直砭肌骨。开篇一段,欧阳修以他对高司谏的耳闻传言展开叙事,写出他的“三疑”。一疑其文名不彰,“厕其间,独无卓卓可道说者”。其人虽列进士及第榜,但在欧阳

修眼里,不过默默无闻辈。二疑其品节问题。欧阳修坦言他从朋友那里对高司谏的了解,是“正直有学问,君子人也”。在这里,作者提出他疑惑的论据,“夫正直者,不可屈曲;有学问者,必能辨是非”。而身居其位的高司谏,却“俯仰默默,无异众人”,岂可不疑?三疑作者本人的判断近乎有误,几乎已认定高司谏为人人可爱的真君子了。因为高司谏“侃然正色”“无一谬说”的表现,作者虽有疑虑,但内心已倾向于认为高司谏是真正的君子了。十四年里而存三疑,作者铺叙不可谓不丰厚曲折,然至此笔触一转,“今者推其实迹而较之,然后决知足下非君子也”。书信里直陈其言,毫无遮掩矫饰,言辞之犀利,语锋之尖锐,充分表现出一个正直知识分子情义激愤的慨然之态。而欲言其弊却先存疑,波澜曲折,层层蓄势,反话正说,笔触激荡,大有针砭肌骨的锋利。…详情 作者介绍 欧阳修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吉水(今属江西)人。修幼年丧父,家贫力学。天圣八年(1030)进士及第,为西京(今河南洛阳)留守推官。在西京三年,与钱惟演、梅尧臣、苏舜钦等诗酒唱和,遂以文章名天下。景祐元年(1034)召试学士院,授宣德郎。三年,以直言为范仲淹辩护,贬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庆历中,以右正言知制诰,参与范仲淹、韩琦、富弼…详情

上一篇:金陵这里没有凤凰倒是有一只拿着诗词鉴赏指南
下一篇:京剧文昭关戏曲搞笑唱词狂欢
相关文章